首頁 > 島城隨感

海客談|坊間是否已經征服河豚魚

2019.11.13 簡之

  編者按:2016年9月5日,原農業部、原國家食藥監總局聯合簽發《關于有條件放開養殖紅鰭東方鲀和養殖暗紋東方鲀加工經營的通知》,有條件放開兩種無毒類河豚魚的經營。同年,我國的河豚魚養殖產量達23341噸,占全國海水魚養殖總量的1.7%,已形成一個規模不小的河豚魚產業。我市有食用河豚魚鲞的傳統習慣,如能引進無毒河豚魚養殖經營,也是順應民意拓展產業經濟豐富市場供應的好事。

  最近,市場河豚魚暗流涌動。11月5日《舟山晚報》報道,執法人員在定海北蟬菜場、金塘菜場連續查獲6起非法銷售河豚魚案件,現場扣押河豚魚合計150公斤,少量河豚魚被不知情的市民買走,市場監管部門隨即發出緊急通知和消費警示。 11月10日 《舟山日報》又報道,6日上午執法人員在舟山國際水產城交易大廳的臨時攤位區查獲420公斤河豚魚,隨即又在附近高架橋下查獲274箱河豚魚,總計4110公斤。而在前一天,執法人員再對展茅的茅洋集中交易點進行突擊檢查時,剛剛查獲過63.4公斤河豚魚。

  河豚魚大量“上市”現象實屬罕見,有關部門理當在發出消費警示的同時嚴格市場監管和違法查究,嚴防河豚魚中毒事件的發生。與此同時,似乎還應對河豚魚的去向進行跟蹤調查。從種種跡象看,已有一些河豚魚被消費者買走,所幸的是至今沒有發現中毒事件。那么是否可以這樣設問:坊間是否已經征服了看似可怕的河豚魚?

  眾所周知,河豚魚含有河鲀毒素,食用后會產生頭暈、嘔吐、口唇及手指麻木、全身無力等中毒癥狀,嚴重者還會危及生命。更可怕的是,目前尚無特效的解毒藥和治療方法,中毒死亡率相當高。但與此同時,河豚魚卻也是人人向往的美味佳肴,坊間一直有“拼死吃河豚”之說。當然,沒有足夠的把握,不會有人真為了嘗鮮而以命相搏。事實上,只要科學對待、專業加工,河豚魚的毒素是完全可以被排除的。日本人就是把河豚魚當高檔菜吃的,而在江蘇等一些地方也有餐館專做河豚魚,當地人除了享受美味之外,還把吞食河豚當作養胃之寶。只可惜,舟山還沒有專業加工河豚魚的名店、名廚,而不專業的私自加工又存在“拼死吃河豚”的巨大風險,那就只能堅決禁止并一概銷毀。

  從河豚魚突然大量“上市”的情形看,似乎已形成了一個消費群體。舟山老百姓雖然普遍不吃新鮮河豚魚,但吃河豚魚鲞的卻并不鮮見,有人買回去曬鲞也是可能的。另一種可能是,隨著外來人口的大量涌入,也輸入了加工新鮮河豚魚的技藝,加上眼下河豚魚黑市交易只需約五元一公斤,很快導致消費人群的擴大。這些猜測,有必要通過深入調查進行驗證。假如坊間真的已經征服河豚魚,是否可以在“堵”的同時加以“疏”呢?這或許是可以從長計議的。

  不管怎樣,河豚魚畢竟有毒,絕不能允許直接在農貿市場上市。但假如能夠開通專營渠道,讓河豚魚在安全軌道上有序運行,則完全有可能柳暗花明。一則可以變廢為寶,使原本令人生畏的河豚魚華麗轉身為經濟魚類;二則可以減少隱患,用正規的收購渠道取代農貿市場的非法交易;三則可以打造品牌,讓美味河豚為 “海鮮之都”增光添彩。有關部門在查禁非法銷售河豚魚的同時,如能著眼于河豚魚的開發利用,探索建立完善的特許經營審批、加工資質認證、流通安全監管等一系列配套制度,從而安全地將河豚魚推上餐桌,實可謂善莫大焉。

  一面是美味、一面是劇毒,河豚魚就像一柄雙刃劍,是用還是毀關鍵就看 “持劍者”有沒有趨利避害的駕馭能力。一條魚或許可以帶動一個節日,象山就有個吃馬鮫魚的季節。舟山吃過梭子蟹吃帶魚,再有名的魚恐怕也不是很多了,大黃魚固然名聞遐邇只可惜一般人吃不起。有朝一日如能喊出 “品嘗河豚美味,請來漁都舟山”,這真是一件幸事。

新浪彩票大奖